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第二集美学村”的“无问西东”
  • 2018-05-21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郑宗栖

  • 大田民众欢送集美学生投笔从戎


    前阵子热映的电影《无问西东》,再现了抗战时期西南联大(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组成)的故事。这所只存在811个月的最穷大学,却被誉为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峰,培养了一批诺贝尔奖获得者、两弹一星功臣、两院院士等人才。

    片名《无问西东》来自清华大学校歌中的一句歌词,立德立言,无问西东。历史上的第二集美学村则是大田版的《无问西东》,当时集美职校内迁大田,办学8年,在抗日烽火中淬火成钢,培养出大批优秀人才。这段历史佳话,至今还在传颂。

    深山里的航海学校

    1938120日,西南联大这些国之大器正式踏上从长沙转往云南昆明的迁徙之路,最后一批到达的整整走了68天,行程1671公里。这支队伍中,有我们熟悉的沈从文、闻一多、陈岱孙、朱自清等人。

    其实,19391月集美职校在内迁大田时何尝不是这样的,水产航海、商业、农林314个班614名师生为了心中的梦想,翻山越岭徒步赶到了大田。谈起第二集美学村,大田一中退休教师范立洋如数家珍。范立洋的父亲范鸿声,当年是集美高商学生。受父亲的影响,范立洋多年前开始收集整理这段历史,成为第二集美学村旧址志愿者和讲解员中的领头人。

    从沿海到闽中腹地的蜿蜒山道上,师生们吟唱着《流亡三部曲》,肩挑背扛着教具、图书和行李一路跋涉。范立洋说,数日之后,他们抵达了大田,校长叶维奏在大田文庙、朱子祠清点时,惊喜地发现,尽管许多师生脚上满是血泡,腿走了,可十万册图书、千余件仪器却丝毫无损,校董陈村牧连夸这简直是奇迹

    陈维风老师千里走单骑的故事被传为佳话。陈维风早年毕业于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后被陈嘉庚校主选送日本留学。1940年春天,他在广东任职,一听说战乱内迁大田的母校师资奇缺,就毅然响应校主的号召,放弃优厚的待遇,辞别了病榻上的爱妻,买了一对箩筐,一头挑着铺盖,一头挑着幼女,从广东徒步跋涉22天到大田报到。

    陈维风抵达集美职校操场时,打球的学生们还以为他是逃难的流民,端水端饭欲行施舍打发。这时,闻讯而来的陈村牧看见鞋底磨破、蓬头垢面的陈维风,笑着说:别瞎忙了,快把他接到我的办公室去。他是14年前我们水产航海全科的第一名,你们的师兄,新来的老师!

    集美水产航海职业学校,即现在的集美大学航海学院和厦门海洋学院的前身,当时堪称中国航海教育史的一枝独秀”——在抗日战争期间唯一的一所没有停办的航海学校,也是离海岸线最远的航海学校。迁到内地后,虽然在办学条件上不及以前,但是由于学校坚持严谨治学的一贯作风,千方百计地克服困难,保持着战前全国设备最完全的中等学校的荣誉。

    没有教材,教师们便借助传统教科书和最新的航海杂志,自己编写,师生一起刻印、装订,编成最新的航海教材;为了便于航海实习,师生们在均溪水深流缓的塔兜潭河段搭了个高台训练跳水;为了养殖学科实习,大伙儿又开辟了两个养鱼池……

    时任省教育厅厅长的郑贞文在视察大田期间,特地观看了集美职校的军事演习,他感慨地说:大田集美师生的战术动作规范、水平高,其军事素质胜过一般的部队,可与正规军校媲美。

    日机骚扰下的森林课堂

    集美职校迁到大田几个月后,新校址就被日军发现。1939920日,6架日寇飞机分成两个字编组,侵入大田上空进行扫射和轰炸,县城一片浓烟滚滚,文庙处的集美职校和毗邻的大田中学教学楼被炸毁,书籍、仪器等损毁殆尽。

    防空警报拉响,师生们跑到后山的森林里去了。范立洋说,撤入凤山密林后,军训教官王虎臣清点人数发现,水产航海学校学生林先立因为生病没有疏散。没有什么比学生更重要!巫忠远老师立即率班长、舍长冲出密林,到宿舍将学生背到森林里。

    日寇500磅的炸弹从天而降,文庙学生宿舍被夷为废墟。林先立的床铺被炸得粉碎,羊毛毯埋在瓦砾堆里,蚊帐被撕成长条飘挂到树梢上,枕头则飞落到邻近的县立中学三育斋屋顶上。巫老师给予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立志终生报效母校。林先立学成毕业后,留校担任体育教师。

    50年后,在澳门事业有成的林先立每逢同学聚首,常拿出当年珍藏的羊毛毯残片,无限慨叹:没有老师和同学舍身相救,就没有我的今天。

    学校被炸毁,师生们再次面临流离失所的险境。紧急关头,玉田乡亲们的举动消解了他们的担忧。

    范立洋说:在诸多乡贤的发动下,深明大义的玉田乡亲慷慨腾出了范氏祖祠、龙兴殿、太保宫等43处宗祠、民居,安置了流离失所的集美师生。不仅如此,村民们还和师生一起修葺房屋、填池塘平整操场、铺设道路、种植花草,仅用10天时间,教室、宿舍、食堂、图书馆、实验室、医院、操场和仓库就成形了,集美职校顺利复课。

    但是,上空还时有战机骚扰,怎么办?师生与村民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就是将课堂开设到森林中。范立洋描述着当时森林课堂的情景:玉田村后面的仙亭山有一片大森林,浓荫蔽日,集美职校的学生结束了出操、早读,用过早餐之后,就带着课本走进仙亭山,十几个班级的学生有秩序地分布在林间的空地里;黑板挂在树上,老师站在树前,学生坐在地上,书籍放在膝上,头上是日本鬼子的飞机在呼啸,林中是集美师生的琅琅书声;午饭在林中草地上用餐,课间时抗战歌声唱响……

    集美师生生活十分艰苦,住的是祠堂、旧屋,春夏蚊虫肆虐、透风漏雨,秋冬冷风刺骨、天寒地冻;吃的虽是县政府供应的平价米,但多有霉变,难以下咽。乡亲们见学校闹饥荒,常常把师生带进自家的厨房,端出了本就不充裕的地瓜和稀饭,给师生们充饥。师生们吃完离开时,也常常在餐桌的饭碗下、灶台的锅铲下压着铜板。

    是什么力量鼓舞着师生呈现出这样的精神面貌?范立洋说:这应该是诚毅校训起到潜移默化的长远作用。大家都知道,唯有读书,才能救国。陈嘉庚先生以及千百万海外侨胞的动人爱国热情、民族气节的可贵风范,给师生树立了学习榜样。

    投笔从戎抗日救亡

    在集美职校发生了许多慷慨报国的故事。

    19403月,陈嘉庚率领南洋华侨慰问团回国慰问抗战将士,访问了延安和重庆。慰问结束后,陈嘉庚于同年11月回到故乡福建,专程视察大田集美职校。在欢迎大会上,陈嘉庚慷慨陈词,发表演讲《有枝才有花,有国才有家》。

    陈嘉庚先生离校之后,同学们更加努力地读书,更加深入开展抗日救亡活动。范立洋说,饱受日机轰炸之苦的学生们经过讨论,郑重地向校方要求:减低伙食标准,改主食每日干稀搭配三餐稀饭,把节省出来的伙食费捐给政府买飞机打鬼子。

    校长叶维奏接到学生会的请求深为感动,对学生们的爱国热情大加赞赏,但又以同学们正在长身体时期,降低伙食标准会影响健康,校董会决不会同意为由婉拒了请求。学生代表又找到校董陈村牧先生,说:为了打鬼子,我们宁愿少吃一口饭!

    学生爱国、老师爱生,双方经过反复拉锯,最终达成每周六中午一餐干饭,其余吃稀饭的协议。大田集美职校师生的爱国义举,影响了集美学校安溪校区。19434月,两地集美师生共同筹集的捐款,经旅渝校友交到陪都重庆,受到了国民政府最高当局的电谕嘉奖。政府用这笔义款购买了三架战机,命名为集美号

    在这期间,集美职校师生发起了一日一分认捐、节衣缩食、认购救国公债、募购战机、救济难民、投笔从戎等活动,从财力、物力、人力方面,支持抗战建国。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从军热潮中,集美职校学生响应校主陈嘉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号召,踊跃投笔从戎,仅19446月至19455月,集美商业、农林、水产航海3所职校就有170名学生报名参加中国远征军,走上抗日前线。

    集美职校的学生毕业时,时逢战乱,国家海权尽失,学生们被逼转行,又有多少人忍受着国破家亡的痛苦?范立洋说,但是,学校始终坚守嘉庚先生培育专才,力挽海权的办学宗旨,嘱托学生与母校保持联系,要立志报效国家,振兴航海事业。

    文化不灭,国家不亡。抗战一结束,300多名航海专业的毕业生接母校的通知,立即到厦门集中,补实习4个月后就扬帆起航,成为我国航运事业的中坚。同样地,集美职校培养的一大批农林专业人才、商业专才,成为海峡两岸经济建设的栋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