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史事纵横 > 正文
  • “教育之城”的宏伟开局 ——一位近代日本作家眼中的集美学村
  • 2018-11-26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王燕琴 文/图

  • 在近代日本作家中,夏目漱石、谷崎润一郎、芥川龙之介等人都先后访问过中国,并记录下了他们在中国的所见所闻。但是,他们的目的地,都无一例外集中在交通较为便利的大城市,而像佐藤春夫这样把中国东南偏远小城作为旅行目的地的却极为罕见。

    1920721日,年仅28岁的佐藤春夫来到厦门,开始了他的第一次中国之旅。他在厦门、漳州两地一共逗留了17天。他本来还计划前往泉州,因时间仓促未能成行。1922年出版的《南方纪行》一书,实际上是他闽南之行的旅行记录。那么,佐藤春夫的厦门之行到底收获了什么?一百年前的集美学村究竟给佐藤春夫留下了什么印象?

    罕见的低廉收费慷慨的嘉庚先生

    《南方纪行》一书由《厦门印象》《章美雪女士之墓》《集美学校》《鹭江月明》《漳州》《朱雨亭其人及其他》六章组成,构成了佐藤春夫对中国闽南的最初印象。难能可贵的是,佐藤春夫在《南方纪行》中记录下了陈嘉庚刚刚创办不久的集美学校。

    佐藤春夫到访的集美,本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渔村,由于陈嘉庚、陈敬贤兄弟斥巨资在此创建集美学校,使得这个小渔村突然出了名。佐藤春夫到访的1920年,集美学校已初具规模,建立了从小学到高中一整套完备的教育体系。虽是私立学校,但它包括了小学、初中、工科学校、师范学校、高级师范学校、高中,甚至女子高级小学等。

    1918年春,集美学校的师范、中学两部仅有学生196人。但到1920年时,学生人数已增加至500余名,这与集美学校低廉的收费不无关系。佐藤春夫获得的一份《福建私立集美学校九年秋季招生简章》显示:集美师范学校的学生每人只要交制服费十二元,其余的学费、伙食费和住宿费全免;集美中学及商科的学生只要交制服费十二元、住宿的帐被枕席费十二元,每月四元的伙食费和住宿费,其他费用一概免收。如此低廉的收费,不但在私立学校中罕见,就是公立学校也极少能办到,所以吸引了大量贫寒子弟前来就读。

    不过,集美学校低廉的收费也给陈嘉庚带来不小的经济负担。单是学费一项,陈嘉庚每月就需补贴两千元。截至19207月,陈嘉庚在集美学校校舍及其他建设方面已累计投入六十万元。

    当时创办仅两年的集美学校,之所以能引起包括佐藤春夫在内的中外人士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陈嘉庚捐资办学这样的行为在当时的中国十分罕见。佐藤春夫在《南方纪行》一书中写道:据说中国人一向吝惜钱财,对公共事业更是不愿破费。所以,集美学校不但在当地,而且在全中国,都是十分稀奇轰动之事。因此,常有旅行之人去参观。

    佐藤春夫所言不虚。单是从19198月到19273月,前来集美学校参观、演讲的中外名流就有黄炎培、余日章、巴乐满、胡汉民、吴稚晖、李石曾、朱执信、杜威、门罗博士、罗素、马寅初、鲁迅、林语堂、蔡元培等,其中有的人还数次来访。

    使用长筷子分餐两菜一汤加面条

    佐藤春夫到访的时候,集美学校还在建设过程中,所以他在校园里只看到了“两栋巨大的双层建筑”和“随处堆放的红砖”。佐藤春夫看到的两栋双层建筑很可能就是19181月落成的居仁楼和尚勇楼。其中,居仁楼作为办公室、教室及教职员、学生宿舍,尚勇楼作为教室、学生宿舍及书记室、印刷室。在佐藤春夫看来,集美学校的建筑甚至要比东京私立大学的校舍“宏伟”许多。

    集美学校的学生多为贫寒子弟,很多学生假期没有回家,而是选择留在学校。学校当然也要为这些留校学生提供一日三餐。佐藤春夫到访的时候,碰巧遇到约两百人的集美中学学生正在就餐。当时学生就餐时已采用分餐制,这与当时大多数中国人的做法不同。

    学生就餐的情形也给佐藤春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用分菜专用的长筷子,把大盘中的菜夹至自己的小盘,然后用自己的筷子再吃。我特意在这里记下使用长筷子一事,是由于这与中国人的一贯做法——用各人自己的筷子夹同一大盘中的菜吃——很不相同的缘故。这一定是重视卫生之故。

    暑假留校学生吃得如何呢?校方给留校学生每顿饭安排了一荤(猪肉)一素(豆芽)一汤,即两菜一汤,此外还有面条作为主食。在佐藤春夫看来,即使与当时的日本中学相比,集美学校的伙食标准也毫不逊色。

    参观集美学校的时候,佐藤春夫虽然对陈嘉庚、陈敬贤兄弟出资办学的义举表示赞赏,但当他看到校门口悬挂的陈氏兄弟的大幅画像,又感到一丝不快,认为这与某些富人大张旗鼓地举办花甲寿宴的做法没什么区别。不过,佐藤春夫在回到日本写作《南方纪行》时,还是对自己当时的想法进行了反省,认识到自己当时的观点对陈嘉庚、陈敬贤过于苛刻,“在此仍要对其事业表示相当的敬意”。

    黑甜梦乡的呐喊美丽与哀愁并行

    在集美学校参观的时候,佐藤春夫获得的《福建私立集美学校九年秋季招生简章》显示:集美学校当时已开设了修身、国文、英语、数学、历史、地理、理化、博物、法制、经济、图画、体操等十二门课程。佐藤春夫发现集美学校的课程设计及课时安排与日本的学校没有太大差异,只是数学的难度稍高。后来他才得知,日本一所高级师范学校的某教授参与了集美学校的课程设计。佐藤春夫看到了近代教育在中国的一种尝试。

    在集美学校参观途中,佐藤春夫碰巧遇到了时任学校国文教师兼校医的陈镜衡。当陈镜衡得知佐藤春夫是一名日本诗人后,他当场作了一首“急就草”送给佐藤春夫,诗曰:如雷贯耳有隆名,游历萍逢倒履迎。小说警时君著誉,黑甜吾国愧难醒。

    佐藤春夫从向导小郑处得知,陈镜衡是厦门同安人,当时四十二三岁。佐藤春夫本以为陈镜衡的诗是“那种平常的,程式化的应酬之作”,但当他读到最后一句时,不由眼前一亮:再读读这一句“黑甜吾国愧难醒”,不禁感到这是一位供职于集美学校、立志传播新文化种子的瘦弱之人的肺腑之言。它不是泛泛空言,而是一介游子哀怜祖国的满腹心事。

    陈镜衡的这首诗,虽以对佐藤春夫的恭维之词开头,但最后落笔处却表达了对家国沉沦的痛惜之情。佐藤春夫不由联想起自己到厦门后的所见所闻——战火不断的时局,夜晚小巷里成群行乞的孩子,妓院及鸦片馆……想到这里,佐藤春夫不由对这位“立志传播新文化种子的瘦弱之人”充满了敬意。

    与陈镜衡道别后,佐藤春夫在一位青年的带领下来到一所女子小学参观。这所女子小学,其实就是19172月创办的“私立集美女子两等小学”,这在福建是创办很早的一所女子学校。大概是由于女子学校在日本较为常见,所以参观结束后,佐藤春夫的评价是“它确实没什么可看的”。不过,在集美学校教授英语口语的一名美国人却引起了佐藤春夫的兴趣。

    在集美学校参观期间,佐藤春夫既接触到了像陈镜衡一样的中国传统文人,也遇见了接受过西方现代教育的美籍外教;佐藤春夫既注意到了集美学校暑假留校学生的羞涩、腼腆,也感受了青年学生的热情、开朗。佐藤春夫用笔勾勒出了一个既有古典色彩、又有现代气息,既具中国特色,又有南洋风情的集美学村。

    佐藤春夫的《南方纪行》一书虽然是游记,但并不是一本简单的流水账。与谷崎润一郎等大正文学家的中国考察不同,佐藤春夫在《南方纪行》中通过对中国风物、闽南建筑以及中国民众的描写,在满足了自身期待的异国情趣的同时,也树立起了作为“文化他者”的中国形象的雏形。

    日本作家井上靖曾这样评价佐藤春夫的《南方纪行》一书:不论如何,厦门这个城市,对我而言,至今仍是一个特殊的地域。正是记住《南方纪行》中这一关键的城市,厦门也印刻在我的心中。言及厦门,总是仿佛有一种清明拂过心田,浮现出多少有些黯淡的南中国之思。鹭江、舢板、月光,如此澄明与哀愁的南中国之城,异于中国其他城市……

    佐藤春夫参观集美学校距今已近百年,集美学校不仅成为美丽厦门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且实现了对学前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的全面覆盖,成为一座享誉中外的“教育之城”。如果佐藤春夫能活到现在,并再次到访集美学村,他一定会写出一篇感受完全不同的集美学村游记来。

    (作者单位:集美大学诚毅学院思政教研部)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