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书刊推介 > 正文
  • 马克思主义:勘破迷津的科学理论——读伊格尔顿《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
  • 2018-06-0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金祥
  •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来临之际,英国当代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特里·伊格尔顿所著《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一书再次引起关注。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中国,这都是一个值得持续关注的话题。在这本书中,特里·伊格尔顿用毋庸置疑的事实和生动鲜活的例证,对否定和反对马克思的错误观点进行了有力驳斥,深刻阐释了马克思主义是经得起历史考验和实践检验的科学理论。

    众所周知,20世纪90年代,以苏东事变为肇始和标志,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度走入低谷。但进入21世纪,在经济全球化迅猛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旧疾新病纷纷发作,人们禁不住又将目光投向了马克思和他百年前创立的学说,希望从他存留的思想资源中寻找答案。

    作为一名在西方学术界具有颇高声望的马克思主义者,特里·伊格尔顿顺应全球范围内“马克思热”不断升温的趋势,针对西方世界否定和反对马克思最常见的错误观点,写了这本相对通俗的理论著作《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对最具代表性和迷惑性的十种论点逐一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解剖和有理有据的驳斥,力图恢复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本来面目。他在书中借助大量实证,厘清和匡正诸如“马克思的时代过去了”等陈腐论调,义正词严地指出:“这些观点或是出自维护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需要而别有用心地歪曲了马克思,或是由于无知和肤浅错怪了马克思,都有失公允,远离真理。”

    在书中,伊格尔顿以极具创意的申辩式写作、信手拈来的现实例证、生动而幽默的语言表述、严谨缜密的逻辑推演,重点从三个方面论证“马克思是对的”:一是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形态,是对人类社会、自然和思维一般规律的正确反映,是客观规律所衍生的科学真理。二是自马克思诞生近200年以降,无论是资本主义在经济危机中险象环生,还是社会主义在曲折中逆势前行,都已无可辩驳地证明马克思所揭示的社会发展规律是正确的。三是自马克思主义问世以来,不仅受到资产阶级学者前所未有的攻击和诋毁,而且遭到资产阶级政府肆无忌惮的禁锢和“围剿”。但令西方世界难以接受的事实是,在对马克思主义进行围攻和抵牾的意识形态战争中,资产阶级学说尽管不断花样翻新,但都没有战胜马克思主义。尤其是近一个多世纪以来,西方国家涌现出多种政治思想、经济学说、文化思潮和社会主张,但大都昙花一现,只有马克思主义长盛不衰、独领风骚。这充分表明马克思主义源于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又超越了那个时代,既是那个时代精神的精华又是整个人类精神的精华。

    马克思留下了皇皇巨著和浩浩经典,其思想穿越历史时空闪耀着真理光芒和理性魅力。但是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话题自其诞生以来就聚讼纷纭、纷繁芜杂,批判者们罗列出诸多莫须有的罪名,笃信者亦生发出一些迟疑与困惑:马克思主义真的过时了吗?马克思的预言失效了吗?马克思还是真理的代言人吗?如何看待马克思当年论断与当代社会发展出现的巨大差异?只有真正回归马克思自身,真正回到马克思主义元典,才能精准而深刻地回应和解答上述问题。

    深谙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特里·伊格尔顿鲜明地指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刚刚经历了有史以来破坏性最强的金融危机,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资本主义体系的各种矛盾以其尖锐形式表现出自我瓦解的状况,如果据此认为马克思和他的理论已被彻底埋葬了,这不仅显得格格不入,而且实在有点滑稽可笑,“那些意志力不坚定的社会主义者当初能把他们的信仰坚持到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就能有幸见证那个在他们眼中坚不可摧的资本主义制度如何在2008年陷入全面危机,甚至连自动提款机都险些面临关闭的命运”。

    在西方社会中,马克思主义长期饱受非议和诘难,部分原因来自于某些西方学者不了解马克思著作和观点,但更多的是来自故意中伤和有意抵制。这些中伤者和抵制者大多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坚定捍卫者。对此,伊格尔顿依循历史的客观事实,遵照马克思的本来面目,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采取以牙还牙、借力打力的方式,进行了体无完肤式的驳斥和毫不留情的抨击。

    于伊格尔顿而言,马克思主义学说在空间维度上是跨地域的,在时间维度上是超越历史的,换言之,由于马克思主义在思想能量上能够开拓出巨大的历史深度和空间广度,所以它将如影随形地伴随现代资本主义的整个历史过程。正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说:大多数思想的创作,经过或短或长的时间,就永远消失了;但有一些思想创作却不是这样,它们几经湮没,却又一再重现,而马克思的理论就属于这种有生命力的“伟大的创作”。

    在《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这部书中,伊格尔顿重申了熊彼特所讲的这一基本事实,并对这一基本事实又进行了恰当、准确和多重的阐释与解释。当然,伊格尔顿对“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这一问题最精彩的回答,在于他极为鲜明地指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理性首先在于,将现代资本主义世界确定为一种必然历史现象:“马克思第一个提出了‘资本主义’这种历史现象,他向我们展示了资本主义如何兴起,如何运行以及它可能的结局。”这一点之所以具有决定意义,是因为现代性意识形态为当代资本主义世界披上了一层又一层伪装,从而制造出关于这一世界的现代神话:资本主义是自然的并因而是永恒的。在这种神话的视域中,“未来不过是现在的重复”,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不是被看作“一种不久之前才产生的历史现象”,而是被视为“空气般自然而然的存在”。伊格尔顿对马克思主义这一重要思想资源的重新发掘和精确运用,标志着他已深入到马克思主义理论精髓的腹地,说明他对马克思主义本源的复归与再现,这无疑对当下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具有很大的启发价值和借鉴意义。

    (作者:刘金祥,系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