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史料荟萃 > 正文
  • 蜕变——福音医院与傅连暲
  • 2017-06-01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王炳根
  • 位于长汀县城关东后巷的福音医院,是英国教会于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开始建造、1908年正式开办的现代医院,命名为亚盛顿医馆医馆有着中国色彩,但其制式却完全是亚盛顿式的——即英国的医院模式,设有挂号室、外科、内科、妇产科、药房、化验室、手术室、太平间、男女病房、膳厅等,且有医护人员的住房,用于教会活动的礼堂等。

    我在霏霏春雨中走进这座1966年重建的医院,一间一间的科室走过,房间虽不大,里面也显空旷,纵有物也是后来的替代品。对于我这样既是作家也是文博专家的人来说,格外敏感,甚至挑剔。无一真物?只能以想象、以情景再现的方式,回到当年。我走到了外科的病室前,也是不大的房间,似乎闻到了一阵血腥味,那可是300余名受伤的军人,他们被抬着被架着或自己拄拐出现在这间小小的外科病室。他们是南昌起义后,边打边撤退至此的起义军,这里有朱德、周恩来、贺龙、陈赓等,有受伤而一路都得不到医治的起义军人。福音医院向他们敞开大门,动员了所有的30余名医护人员,不分日夜地全力抢救伤员。

    此时医院的主持人已不是英国人,而是傅连暲,这个自小接受基督洗礼、自幼吃教、由这家医院培养造就的全科医生。作为一名基督徒,他不会过问病人的政治情况,但他告教他的医护人员,要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这些远方而来的伤病员,将他们的创伤医治好,让他们继续前行。不用说,这次为南昌起义军人疗伤,成为福音医院,也成为傅连暲的壮举。但在我看来,这不只是这家教会医院、这位基督徒院长的人道精神。福音医院、傅连暲既为南昌起义军医治伤员,也是当时长汀国民党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的医院、医生,尤其旅长郭凤鸣,据说他母亲的身体不好,只要有请,傅连暲必亲自上门诊治。当然,上门诊治的又不仅是郭凤鸣一家,那时的福音医院的医生,经常要下到长汀周边七个县乡巡诊。

    真实的文物也是有的,陈列在傅连暲生平事迹展室,小件的有怀表、手表、收音机等,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漆有红十字的真皮出诊箱,透过玻璃柜框,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只出诊箱的特殊与厚重。它与我们见惯了背在肩上的红十字药箱不同,大了二至三倍,无背带,两边有结实的扣环提手,也就是说,使用这种出诊箱,不是赤脚医生式的乡村行走,而必须有马匹背负,或有车辆装载。从这个出诊的皮箱中,我感受到傅连暲院长的不一般,他有身份、有地位,月薪银元200,相当于二三十年代省城大学教授的薪金。结论是明确的,他后来成了中国革命的红色医生,我想知道的是,这个转变是如何完成的?

    基督徒医生,在我看来有着双重意义:作为一个接受过洗礼的基督徒,有着博爱的精神;作为医生,有着人道的精神。从基督徒医生转变为红色医生,便有了颜色革命的意味了。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实现了这个蜕变?据说,在为南昌起义军治伤的那段日子里,周恩来对傅连暲讲了两通道理:第一,人道主义有两种,资产阶级的和无产阶级的;第二,关于基督徒,周恩来用了一整天的时间,给他讲共产主义是绝对赞成宗教自由的。那是1927年的事情。

    我在傅连暲陈列室中看到一张1932113《红色中华》报的复制件,其中有则《看护学校将开学》的新闻,而举办看护学校临时中央政府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决定,招收学员60名。而这个看护学校是傅连暲受命在福音医院举办的。也就是说,到了1932年,傅连暲的政治倾向明朗了,而招收的医护学校的学员,有几位可能就是地下党员,进步的学生对校长、院长的影响,在中国革命史上并不鲜见。

    尤其是193210月的宁都会议,剥夺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1015,毛泽东赴长汀,看望在福音医院刚生下毛毛(岸红)的妻子贺子珍。这一次,对傅连暲的政治选择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毛泽东来到长汀,情绪并不好,没有了红军的指挥权,只能休养了。开始住在福音医院的附属医院——即西门罗汉寺养病。罗汉寺在荒山野岭,交通不便,条件很差,十多个人住一个房间,拥挤嘈杂。在傅连暲极力规劝,毛泽东才搬到条件好一些的老古井休养所。那时,中央政府内务委员周以粟、江西省副省长陈正人和福建省委代书记罗明也在这里养病。毛泽东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只剩下一个被架空了的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的闲职,但他还是大谈对反围剿与经济建设的看法。毛泽东虽然处于人生的低潮,但他天生革命家的政治远见与人格魅力,深刻地影响着傅连暲。两人经常倾心交谈,到了会心会意的境界。一次,毛泽东提议将福音医院改名为中央红色医院,傅连暲欣然接受,从而完成了这家医院的蜕变,完成了傅连暲的最后政治选择。

    19332月,国民党军加紧了对中央苏区的围剿,毛泽东要转移到瑞金去了。临出发前,询问傅连暲去留的意向。傅连暲毫不犹豫地说:跟主席到瑞金去!”“医院怎么办?”“搬到瑞金去!于是,傅连暲雇了150个挑夫,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把整个福音医院从长汀一直挑到瑞金叶坪杨岗,正式创立了中央红色医院,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正规的医院。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校长的钟有煌对这次搬迁,有一段这样的回忆:我去参观医院,首先看到的桌椅、板凳、病床、病房用具,又看到药品器械、诊疗仪器、药架、书架等,无一不是从汀州搬来的。可以说除了地皮、房子搬不动外,连手术室、诊疗室和药房的玻璃门窗、百叶窗都卸下一并搬到瑞金来了。

    走出重建的福音医院,我对科室内的各种替代品,不再有文博人的苛刻,当革命需要的时候,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难道还有可能保留一两件实物,供后人瞻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