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史料荟萃 > 正文
  • 林则徐在伊犁的日常消遣
  • 2018-08-27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谢海潮
  • 林则徐戍边伊犁,一身老病,又是戴罪的废员,身边亲人只有两个小儿子随侍,生活上存在诸多不便。不过,从其家书、日记所录的遣兴方式来看,林则徐还是很懂得生活的。

    新疆传授象棋

    清道光二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1843114日),林则徐在家书中说因咳嗽”“鼻红夜间多不能寐,所以常寻喜乐之事以娱心目。此间多好围棋之人,时时请我去看,我亦请来寓,轮流做东一次,要亦只好作壁上观,自己总不动手,恐费心也

    这里只是轻描淡写,《壬寅日记》所记较为翔实:刚到伊犁不久,184316日这天,午后诸同人来寓弈棋,即在寓中晚饭,一席共八人五人皆好弈者,技亦相埒。旗营中有位笔帖式音登额(字菊圃),即此间之弈秋(围棋高手)也,是日亦来对局,饶诸同人各四子。林则徐不料此地弈者之多,故未带棋来,靠他人假以弈具,惟嶰翁(邓廷桢)不知弈,亦邀来同饭

    翌日,伊犁将军布彦泰听闻此事,似觉技痒,于是约昨日诸人至署会弈,午后赴之,一屋中设两局晚饭亦八人一席二鼓散。此后,布将军来晤谈,并送棋谱二本”“常靖亭邀观弈,午后赴之,在彼晚饭,一来二往,渐成常态。

    可见彼时新疆好围棋的人不少,棋艺亦不差。值得大书的倒是象棋一事,杨国桢教授在《林则徐大传》中说,现代新疆象棋名手中操闽派棋路的不乏其人,传说就是当年林则徐传下来的

    此说依据为象棋名手林幼如所著《林则徐与象棋》。1956年冬,在北京举行的首届全国象棋锦标赛上,新疆唯一的参赛棋手、维吾尔族青年纳金元首战击败上海著名棋手何顺安。纳金元对福州棋手林幼如说,他曾听老人讲,象棋在新疆有100多年的历史,是当年林公戍边时传授给当地军民的,现在新疆下象棋的人很多

    戍边期间,林则徐在主持大规模垦荒的同时,把设备简单、容易学习、妙趣横生的象棋之艺传授给当地军民,据说是为了让戍边将士既多了一项文娱活动,又能提高作战技巧。

    林则徐善饮喜弈(清李元度《国朝先正事略》),夫人郑氏工诗善弈,公甚敬之(《林则徐年谱》),《云左山房诗钞》寄郑夫人有时对弈楸枰展,瓜葛休嫌一着输之句,并加自评常与子妇、女儿对局,故戏及也,足见林家棋风之盛。

    以嬉游为养疴

    1843213日正值元宵。当天,遣人赴各处贺节。午后嶰翁来,遂留晚饭。并邀吟仙(廷桢亲戚)、子期(廷桢之子)俱来,食毕放烟火。月色如昼,复与嶰翁诸人踏月出游。市上有演台阁、唱秧歌者,二鼓归

    十二月二十三日,将军、参赞及诸同人纷纷馈岁。夜,寓中祭灶;农历除夕,边饭也唱迎年曲,到耳都成劳者歌;正月元旦,五鼓焚香,望阙叩头,又拜迎诸神”“赴将军、参赞处贺年”“又于同城内互相答拜者二十余处”……由此可知,道光年间伊犁的岁时习俗与内地大同小异,满街鱼龙、画戟花灯的佳节盛况亦不输内地。林则徐如仪行仪,也如往常那样一一享受喜庆,在他身上看不出人生如寄的过客思想。

    伊犁号称山北沃壤1843417日,林则徐、邓廷桢两家人应绥定镇总兵福珠洪阿之邀前去观花。出伊犁北门,过五里桥,见夹道绿杨与青青陇麦交相映发。行三十里至绥定,绥园日来桃杏已谢,梨花正盛,其密者如关内绣球;苹婆果花亦正开,红白相间,似西府海棠。归途经霍氏园林,又绕赴锡氏园,见芍药新丛,抽茎已将满尺。在《金缕曲·春暮和嶰筠绥定城看花》中,林则徐谪居权作探花使一句,道出不同常人的观感。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三月,林则徐在家书中说:听豫、富二人怂恿,修拾废园池通水,约费数十金,日就其中种花种蔬□□观弈,如此混过日子,深觉时光可惜,春景可伤……姑且以嬉游为养疴之法耳。

    另据《癸卯日记》所录,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二月间,因近日冰河全开,伊犁将军接二连三馈赠生鱼,林则徐遂于戍所庭前凿方池,放鱼饲养。当鱼儿见影忽走藏,甘伏沉淤里,他忽生江湖渺相忘,风波或不起的遁世念头,一时间似到了承受的极限。

    借诗文以引睡

    林则徐出关,大车七辆,载书二十箧”“数千卷。杨国桢说,林公装运大量的图书资料,其中重要的有广州时期组织编译的译稿,其余各类图书则有数千卷之多。

    对此壮行,林本人也颇为自得,《载书出关》诗云:荷戈绝徼路迢遥,故纸差堪伴寂寥。纵许三年生马角,也须千卷束牛腰。然而,现实很骨感18421220日,《致刘建韶书》说他已抵伊犁,其时距冬至尚有一旬,到后则栗烈寒威日甚一日矣,荷戈之事但存其名体气衰颓以至作字不能过二百,看书不能及卅行

    起初,林则徐和邓廷桢、文冲等老友,伊犁将军布彦泰、参赞大臣庆昌等当地官员经常雅宴,诗酒唱和,连东坡生日会也成招饮的题目,倒也不甚寂寞。1843年秋,平日共数晨夕的邓廷桢、文冲相继离去,他愈觉落寞,惟有借诗文以引睡,靠着带来的几车书籍,摊残帙于打头屋里,对新疆边防史地资料多有留意。

    来新夏在《林则徐年谱新编》中说,林公有爱好收藏的雅趣。致函李星沅(1844112日)讲道:弟向于各知好来书收藏不下数十帙,如湘潭周石芳师及孙文靖、顾南雅、郭兰石、张澥山诸前辈,每人皆裒成一巨帙。今又添得阁下与邓嶰翁两公尺牍,一一藏弆,久之或更多于前数公矣。其实,林公书法亦为时所重。

    他高兴作字,愤懑也作字,求字的人更多。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林则徐外出办理屯垦事务,至七月初二日,公余之时仍为人作字,天甚热而来求书者愈多,只得截止矣。李元度说林则徐求题咏者虽踵接,不暇应也。至是始得肆意,远近争宝之。伊犁为塞外大都会,不数月缣楮一空,公手迹遍冰天雪海中矣

    梁章钜说少穆最工作小楷,出联自然辟合,李元度说公书具体欧阳(欧阳询),诗宗白傅(白居易),允为公论。林书有欧体四面停匀,八边具备之风,行书浑厚遒健、伟岸端重,行草舒张劲秀、清新流畅,所谓字如其人,亦见林公收放自如、张弛有道的人生态度。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